m&m

有关青春和篮球和暗恋的小小脑洞╮(╯▽╰)╭(源我)

 “喂,你听说了吗,二班的马班长有篮球赛,还不快去围观!”


“真的,真的,那还等什么,快去快去啊!”


“喂,下节是老邓的课,你们记得快回来啊!”


你瞧,你把我闺蜜都圈得死死的呐。


那是多久之前的事儿呢,反正那时候图书馆后院还没有现在这么好看,就只有一棵老槐树孤单单的,蝉儿总爱躲在郁郁葱葱的枝叶间鼓噪,阳光总喜欢在树荫下坐着的你的发旋上舞蹈。


我总爱坐在图书馆三楼靠窗的地方,涂涂抹抹着我的自习本我的青春,画着我的坐标图我的情绪曲折。


偶尔抬一抬眼,总能看到大大的树小小的你,唇角就会有一点点细微的挑高,好像能尝到一点点棉花糖的味道。


这些你都大可不必知道,反正这只是一个小小女孩自己跟自己玩儿的游戏,主角是我自己,永远都走不到结局。

那些为王源写过的诗(不定时更新ing)~~

接上~~

 

(十)

 

情棹一帆风月来,曲晕满纸画屏开。

玉人吹彻笙箫冷,相思谁解鬓边裁。

犹记少时两无猜,呼山唤水燕徘徊。

断肠崖边断肠吟,离恨天下离恨哀。

暮卷残云晚来风,此情此恨几多重。

凭栏沽酒露华浓,心事全系月明中。

 

有关源我的古风小脑洞╮(╯▽╰)╭

偶入那蓬莱府邸,只看得柳均青烟细,草萋黯花雨。

绕过那朱槛儿向西,便听得荼蘼架下莺声碎,青纱帷里琴声密。

咱又虚着面皮向前去,呀,好一个公子颜如玉。

明眸漾着碧水依依,云袖敛着万千行仪。

高冠云鬓似刀裁,冰肌仙骨画屏开。

不由整了薄妆蹙了眉黛莲红绣鞋探了半步开外,

轰隆隆一道惊雷砸下来,快赔我好梦来。

那些为王源写过的诗(不定时更新ing)~~

接上篇~~

 

(九)

 

水仙子.念源

 

梢头栏下双轮月,对镜对影两相思。正是新凉好时候, 宜歌宜酒宜诗。

 

霜浸海棠丝,眉儿描心字。最怕看鸳鸯交颈,比翼连枝。

相思调

夜未央  华灯上  

相思记取眉头与鬓上

月徊廊  黯梅妆  

红笺难寄心事已微凉

 

年年梨花放  染白了山岗  

捧花的少年  已陶醉了芬芳

 

小小篱笆墙  锁住了过往  

白马和青梅  是戏文里的谎

 

诗句千行   不及你浅笑模样

琴声悠扬   徒留下一地仓皇

                           

夜未央  华灯上  

相思记取眉头与鬓上

月徊廊  黯梅妆  

红笺难寄心事已微凉

 

幺弦响 泪偷藏  

丹青水墨难诉尽情殇

举瑶觞 怕依墙   

对酒当歌疏狂又何妨

 

夜未央  华灯上  

低吟浅唱一曲凤求凰

月徊廊  黯梅妆  

醉卧花溪清歌已断肠

 

那些为王源写过的诗(不定时更新ing)~~

接上篇 ~~这个是为七夕作的~~

 

(八)

 

云阶月地两相和,公子如琢亦如磨。

佳期佳人吟佳语,清风也怕情蹉跎。

流光偷换人渐老,点染红妆西楼上。

遥忆清江碧水畔,菱花镜里相思摞。

 

那些为王源写过的诗(不定时更新ing)~~

(一)

泠泠白月光,馥馥秋兰芳。

年年复岁岁,照我相思长。

思君傲霜资,对月月羞藏。

思君纤玉质,葳蕤生素光。

思君曲华婉,清歌梦断肠。

思君舞蹁跹,无由醉春光。

 

草草几句言,诉尽平生愿。

上愿别离少,下愿长相思。

相思不相见,情系碧江畔。

相见不相识,未语泪潸潸。

山水几重隔,日月几轮换。

待君上高楼,相逢自有时。

 

 

(二)

 

细草青青翠柳茵,众芳摇落暖风熏。

玉人何处拨弦管,柳风花韵弹到今。

一树桃花一树春,一溪风月一双人。

浅黛微弯笑蹁跹,满城碧色尽予君。

 

(三)

 

氲天地之灵秀兮,馨培面兮玉琢颜。

本紫府之嘉客兮,枉入红尘兮数年。

纫香兰以为冠兮,撷芳草以为裳。

叹公子之良质兮,灼红梅兮黯清霜。

 

闻笙歌之华婉兮,风踯躅兮燕鸣廊。

临素雪而纤舞兮,衣袂若飞兮若扬。

穷碧落之霞光兮,嵌公子之鬓上。

取清江之碧水兮,照余深笃之衷肠。

 

(四)

 

春谢了,梢上的红

这馥郁,这嫣然

被你妆点在唇边

一捧细细的香

一袭绵绵的暖

 

风拂过,天边的云

这纯净,这轻灵

被你修饰在眉间

一片涓涓的静

一抹久久的恋

 

 

(五)

苏幕遮.盼源归

 

琴声咽,莺声碎。珠帘半卷,卷起相思泪。

自别君后恍隔年,酒不醉人,偏教情来醉。

灯花烬,人不寐。 冷夜孤灯,与月空相对。

送春归去人不归,咽泪装欢,恣兴还无味。

 

(六)

 

粉蝶新妆盼初春,缭乱芳菲只为君。           

相思萦绊怜烛火,一曲清歌醉红尘。

拟准佳期待佳偶,曾共洛阳赏花人。

岂料雨恨云翻覆,月华冷照鸳鸯枕。

此后危栏休独倚,风吹孤影最销魂。

料得来年魂归处,旧景可否记旧人。

重调弦管切切弹,应有故时玉楼春。

 

 

(七)

 

昨夜疏风骤雨,湿透半城月华。

素手翩跹拨弦管,一曲清音,唱尽离离陌上花。

采撷苍苍蒹葭,四时香气献他。

长袖善舞醉红尘,浅唱低吟,都言公子世无瑕。

 

小结ing~~

 

一行红笺,难诉两处闲愁。

三寸相思,萦绊四时流景。

五彩霞光,透撒六味情思。

许你七窍玲珑,八面惊艳。

待那九歌齐鸣,

唱响予你十方爱恋。

情结、情劫(源我古风)第八章——至此完结

忘川两岸,开满了看不到尽头的彼岸花,红得似火艳得似血。他立在团团灼艳花簇中,着一身皓白衣衫,手中捻一片殷红花瓣。

 

忘川滚滚波涛之下,往昔种种影像依稀浮出水面。风雨交加的那一日,他奉命前去捉她。明明阳寿已尽,魂魄却迟迟不肯附上附魂锁。他在一旁冷眼的看,看着那只小狐狸淹死河中,看着她徒劳无用的垂死挣扎。

 

无意中,他问了一句,“你如此抗拒,人间可否有心愿未了?”

 

她目光灼灼,似要把他盯出一个窟窿,死死咬住的唇畔,一线殷红恍然坠落,似决绝,亦惊艳。

 

一字一字仿佛穿凿入骨血,“你不是人,你永远都不会懂。”

 

没错,地狱鬼卒哪里识得人间爱恨,何况他一个专司索命的无常。或许只是一时兴起,或许是因为别的,王源头一次对着一个垂死之人切切的笑了开,“我偏要让你看看,我是不是会懂。”

 

就这样,他罔顾阴间律条,许她在人间多留一年。一年的时间不长不短,刚刚好陪她走完春夏秋冬四个节气,刚刚好让他识得人间所谓的看不破挣不脱。是即便微茫希望,也甘之如饴的荡气回荡,是即便遥不可及,亦不改初心的殷殷衷肠。

 

佛说人间有七苦,最甚者即为求不得。不似那怨憎会,满腔悲怨还有个着落,不似那爱别离,满腹情殇还余个寄托。求而不得、辗转反侧。任凭时光一遍遍磋磨,九转轮回也湮灭不了一副坚定到骨子里的执著心。

 

丫头说,只想有人长相伴。

 

他现在懂了,是真的懂了。

 

听到泠泠锁链声越来越近,王源悠然转身,唇畔隐隐勾开一个笑,温煦明媚一如初见。

 

如墨般发线,如玉般眉眼。一字一句,温柔缱绻。

 

“丫头,我允下你一桩心愿,自会为你实现。以后我在这儿一直陪着你 ,可好?”

 

-完- 

 

情结、情劫(源我古风)第七章

轰隆隆,外头天空绽开如许灿烂烟花,震天鞭炮声中,丫头听不到他究竟回了什么,只看他微掀的唇角微敛的眉眼,唇畔恍然绽开一个笑,一半温柔一半清冷。

 

等大家伙发现丫头的尸体,已经是初六过完小年的时候。还是隔壁张大娘从邻村婆家赶回来后,想着给丫头捎一些自家柴火灶蒸的馒头,这才推开了那扇一直虚掩着的老旧柴门。进了堂屋,只见丫头安然躺在地面上,双目紧闭,面色早已青黑,唇角却依稀晕着恬淡笑意。

 

丫头家从来没有来过这么多人,村里有些辈分的老人都挤在小小厅堂里。“丫头真是可怜啊”,“真是个苦命的孩子”,叹息声此起彼伏,好像是将很久以前小小丫头被父母遗弃时的场景又重演了一遍。

 

李婶家的老表哥是个常年云游在外的道士,只见他屋里屋外来回走了几遭,面色是村里人从未见过的凝重,“算起来,丫头的阳寿在一年之前就已经尽了。”

 

不理会旁人惊怖眼神,道者依旧沉沉道来,“这孩子应该有什么心愿未了,所以魂魄迟迟不肯脱离肉身,这才硬生生拖了一年。你们看,”只见他反手一指,正对着院角那一株株细瘦草枝,“这东西长大了就会开花,名字叫做彼岸花,是阴间才会有的东西。”

 

张大娘实在听不过去,不由上前一步哽咽道,“本就是个苦命的孩子,早早去投胎,托生个好人家多好。”几位心软的妇人也跟着她哀哀哭了几声,相互抚慰了几句,随后就各自散去了。

 

次日,还是张大娘置了一桌简单豆腐席,邀村里几位长者过来,众人又好生哭了一场,丫头的丧事也就这么完了。

 

过了头七,张大娘扯一块白布作招魂幡,想着再去丫头坟上看看,给她送一顿最后的阳间饭。路过村里那条蜿蜒小河,远远看见一团黑乎乎的东西飘过来。忍不住心底好奇,张大娘找了根竹竿把那团东西拨过来。近了才看清竟然是一具小狐狸尸体,应该在河里头泡了有些年岁,早已经黑胀的不成样子。

 

差点就要干呕出来,张大娘急忙扔掉手里竹竿,一溜烟跑远了。不觉中,手中紧紧攥着的那块白布于掌间悄然坠落,清冷寒风把它刮进河里,掩在那具小狐狸尸身上,一沉一浮的飘远了。

 

情结、情劫(源我古风)第六章

微雪打湿了他卷翘而细密的睫,盈润了他眉心一抹溶溶笑意,“今天是除夕。”

 

“我知道。”

 

“我陪你守岁,可好。”

 

把家中唯一的小几搬到小火炉跟前,两人围坐在一起,盈盈火光下,照红了两张皆是青涩的脸。炉子里还烤着几个芋头,丫头熟稔的拨开烤得焦黑的皮,露出黄澄澄内瓤,一大口咬上去,清甜滋味儿从喉咙口一路滑下去,蜿蜿蜒蜒漫入心底。

 

“真香,王源你也尝尝。”一边说,一边捡一个块头较大的芋头递过去。

 

王源却并不急着接过来,只是若有所思的挑眉,若有所思的笑,“丫头,想必你的心愿已经想好了。”

 

雕花的老木窗只开了一半,一小弯皎洁月华侧着身钻进屋子,照在他月白长衫上,就着温驯夜风看过去,只觉翩翩衣裾上似有清浅月色氤氲。

 

丫头调皮的眨了眨眼,一张素白面颊上,旋起梨涡似的笑,“等你吃完了,我就告诉你。”

 

“好。”

 

屋外爆竹声声连绵而起,夹杂着大人们的叫好孩子们的欢笑。要过年了。

 

丫头仔仔细细看着他把手里的芋头吃完,仔仔细细看着他如水般清漪眸光,如玉般温润眉眼。

 

其实,这是第一次有人陪她过年。

 

丫头知道,寻常人家的年,就是孩子们要穿新衣老人们要包红包,一年到头也见不了几回的七大姑八大姨会从远近村子赶回来,一家子团团圆圆围在一张小圆桌旁,好似一整个年都会在满桌的鲜美菜肴中吃过去。

 

这是她深深渴望的,亦是她从不曾得到的。

 

这一年,他的出现才让自己恍然发觉,原来春夏秋冬还是有不同的,原来日子还是可以过得有滋味儿的。

 

到底想要什么,其实答案早已从心口翻涌上来,盈荡在唇边,呼之欲出。

 

一点一点抬起头,望进他那双灿若星辰的琉璃般眼眸,一字一句的,“我的心愿就是,希望有人能一直陪着我。”